/ 投资者/ / /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少女终圆寻亲梦 新华发电甘做扶贫路上贴心人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2018年11月09日

  “这就是我妈妈,我总算找到我妈妈了,我要回家。”当郭雪芹在便民服务台户籍信息系统中看到电脑上妈妈的照片时,禁不住浑身发抖,嚎啕大哭。听到这句话,湖南新华水力电力有限企业驻新化县金石村扶贫工作队员们绷紧的心弦一松,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被改写的人生

  事情还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9月11日,湖南新华发电企业总经理常万仓来到金石村开展扶贫工作调研和结对帮扶走访工作。在尖石片3组的刘道贵家走访慰问快结束时,户主家的女孩向常万仓和天门乡乡长戴志东提了一个请求,恳请他们帮她找到她的父母。

  这个女孩就是郭雪芹,1999年出生,湖南衡阳人,年仅14岁时就经历了原本不应承受的磨难。2013年,她先是被人贩子以打工的名义拐卖,又一度被遗弃在娄底冷水江。2014年她被金石村贫困户刘道贵一家收留后,小小年纪就嫁给了眼睛有残疾的丈夫,2017年又成了一位年轻的妈妈。生活的巨变,被人贩子拐卖的阴影,给郭雪芹造成了巨大的思想压力,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稚气的脸上写满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而帮助郭雪芹寻找家人成了刘道贵一家共同的心愿。

  郭雪芹只模糊地记得,她的爸爸叫郭华平,母亲叫董泽秋,家在衡阳。从她记事时起,父母亲就在广州南门口市场做生意。她是被一个叫刘世平的男子以打工的名义带到娄底的,更具体的情况就都记不清了。刘道贵的爱人陈雪香也向大家先容了一些情况,这孩子到他们家已经快4年了,刚来的时候就到派出所报过案,也向民政部门打过报告,但是几经查找都是无果而终。现在郭雪芹的精神状况越来越不好,偶尔还会有不理智的行为。如果能帮助她找到亲人,也许能让她的状况有所好转。

  一场牵动人心的“寻亲”行动

  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常万仓非常重视,一再叮嘱扶贫工作队队长徐小州务必想办法帮助这个女孩找到家人,之后又多次发短信交代要将郭雪芹寻亲相关的进展情况及时汇报给他。 工作队成员当天晚上就将郭雪芹的相关信息发布到了大型寻亲网站——“宝贝回家”网,并与网站客服和新化县当地的志愿者取得了联系,还向衡阳公安系统工作的朋友进行了求助。戴志东也积极与乡派出所协调,要求派出所及时进行信息比对,但都没有找到相符合的户籍信息。

  9月27日,在戴志东的协调安排下,驻村帮扶工作队与村主任陪同郭雪芹前往天门乡派出所进行采血,希翼通过比对DNA,寻找突破口。同时,为寻求更快捷的途径,先是查询全省名字叫郭华平的人口信息,并将年龄相近的户籍信息一个个打开让郭雪芹辨认。遗憾的是,全省8个相同名字的户籍信息都被一一排除,然后再输入郭雪芹这个名字查询到的信息也被先后排除,此时在场人员的心情越发沉重了,感觉没多大希翼。

  由于先前郭雪芹说她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她爸爸给她取的名字叫郭雪芹,一个是她妈妈给她取的名字叫董雪芹。在输入董雪芹后,系统显示名叫董雪芹的有10人,年龄相仿的有2人。在查询到第2人照片的时候,大家都感觉很像,但是发型不同,不敢确认,在进一步查询户籍信息,看到户口内户主名字叫董泽秋时,现场顿时炸开了锅。郭雪芹望着董泽秋的户籍信息里熟悉的照片,压抑在心头多年的思念之情爆发了。她边哭边说:“这就是我妈妈……”那一声声哭喊,让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警官陈奥平通过户籍信息上的电话号码与董泽秋取得了联系,并通过微信视频让这对离散了近4年的母女见了面。看着视频里面泪眼汪汪的母亲和姑姑,郭雪芹一个劲地道歉,说以后一定听妈妈的话,再也不乱跑了……

  至此,工作队帮助贫困家庭成员寻亲的任务圆满结束。湖南新华企业在帮助帮扶农户脱贫致富的同时,为群众办实事,办好事,充分展现了新华发电的企业风采和责任担当。(徐小州 潘爱民)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